首頁首頁 > 歷史軍事 > 清史明國 > 黑旗
黑旗

黑旗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1015.57 K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6-11-22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紫釵恨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這是兩百年的屈辱與黑暗。
    而前方,仍是一百年的沉淪與求索。
    我來自于二十一世紀。
    黑暗的歷史,我可以改變。
    我可以撕碎黑暗,迎來朝陽。
      “聽說法國人要同黑旗軍開戰了,現在軍費已經批了一千萬法郎,這黑旗軍怎么可能打得贏。”

      與其它貨幣不同,黑旗票的信用是完全建立黑旗軍和黑旗銀行的信譽之上,但是用刺刀建立起來的信譽并不十分牢靠,因此聽到這話,肉鋪老板心中就有只老鼠在竄來竄去。

      誰都不容易啊,攢點錢真不容易啊。

      就當他猶豫不定的時候,就看到有幾個人從攤位飛奔而去:“快去劉家貨棧兌現票子,省得這票子毛了,分文不值。”

      看到他們著急地飛奔而去,肉鋪老板也慌張了,他扔下殺豬刀,拿起手上的黑旗票子就往劉家貨棧跑去。

      在保勝有六七家貨棧、客棧是兼營兌換黑旗票的生意,但是沒有一家的實力能與劉家貨棧相提并論。

      而現在在拿到二萬黑旗票的貸款之后,劉家貨棧的生意更是紅紅火火,蒸蒸日上,甚至這幾家兌換黑旗票的商號都結成了一個小小的聯盟,由劉家貨棧來負責相互之間周轉頭寸。

      對于今天的擠兌風潮,劉家貨棧沒有太多的準備,畢竟他們經營這么多年貨棧也沒遇到擠兌這回事,只是今天要發出這么多票子,還是特意事先調高黑旗票兌換白銀的比率。

      除此之外,劉家貨棧還準備大量的現金,光白銀就一千多兩,鷹洋三千多枚,銅錢、白鉛錢無算,黃金、法郎、英磅、美元若干。

      但是在這個城市之中,他們是屬于消息最靈通的一批人,在發現黑旗票面對兌換的大潮,他當即調高了兌換的比價。

      在這個比價上兌換硬通貨,恐怕要吃上不小的虧,但是暗中觀察的喬二池卻樂開花了,他大聲叫道:“黑旗票子毛了!黑旗票子毛了。”

      正當大家猶豫不決,他拿著整整五百元黑旗票奔入劉家貨棧:“別問多少比價,都給老子換成鷹洋!”

      五百塊可不是小數目,大家的心一下子都活泛起來,但是對于劉家貨棧來說,這只是小數字,他們按照收兌,接著又有不少人來承兌。

      正當劉家貨棧以為事情已經過去的事情,一個蠻俊俏的女子帶著好幾個保鏢上門來承兌,她一開口便是:“兩千元黑旗票,全部換成白銀,越快越好!”

      比起五百元,兩千元絕對是大數目,賬房仔細查驗了一番,這兩千元全是真幣,可真犯難了:“這位小姐,現在兌成白銀可不合算了,我覺得您還是從長考慮的好。”

      “考慮什么!再考慮這票子就成了廢紙了,四十萬元票子壓下去,誰頂得住啊!”她說話還算和氣:“大掌柜,算我求您了!”

      這一波承兌可是帶來連環反應,無數人帶著手上的黑旗票紛紛趕來,甚至連一些黑旗軍的家屬都相信了這流言。

      不同的流言在城市中不斷流傳著,不是說黑旗軍和河內的法軍開仗了,便是說黑旗銀行破產了,讓心中無底的市民紛紛跑去劉家貨棧。

      總算是劉家貨棧實力雄厚,事先也準備了足夠多的硬通貨,為此他們硬是咬牙撐過這一波擠兌。

      白銀已經去了三分之二,現在只能靠外匯和黃金吊命了,不過劉家貨棧的關系企業甚多,能調度的頭寸也多,不多時,整整五百枚鷹洋已經押進了貨棧。

      看到這批調度過來的頭寸,大家都是松了一口氣,卻見得一個手腳靈活的小伙計故作從容地走進貨棧,接著就和大掌柜的去后面議事。

      “大掌柜,我們要撐不住吧,快把劉將領和黑旗銀行請出來吧。”

      “怎么了?我們剛調來五百鷹洋,怎么也能撐一個小時。”

      “我們是撐住,張家和白家頂不住了,掛白旗停業了。”

      大掌柜不由叫了一聲“哎呀”,幾家商號原來是相互調度頭寸,白家和張家也曾來求援過,只是現在劉家貨棧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實力沒辦法接濟他們。

      “壞了,白家和張家被擠兌得停業,李家估計也不行,接下去壓力就全部壓在我們身上了!”

      黑旗票不提供兌換,只是通過劉家貨棧這樣的關聯企業來進行承兌,而這個伙計傳來了更壞的消息:“現在黑旗銀行那邊,已經排成了長隊。”

      這種流言之下,那當然不是去存款,絕對是去取款后轉身擠兌劉家貨棧:“完了!真要完了,你快去請劉將軍把白銀調過來。”

      而在門外,喬二池已經準備了最后一擊:“這是三批款子,每筆五千元,我就不信他們能應付過去。”

      他自信滿滿,劉家貨棧的實力他心底有數,能堅持到現在那簡直是奇跡了,而這三批款子一出動,誰能抵擋。

      劉永福接到消息的時候,正同柳宇討論著些宣光的問題。

      宣光現在算是吳鳳典和葉成林共治的局面,什么收獲都是對半分,也可以說是細柳營在山西之外的一個分基地,但是柳宇現在可不想局限于這個地步。

      當然讓黑旗軍從宣光退出去也不是現實,但是柳宇想要爭的是就是一個最高指揮權,如果葉成林不行,他親自去宣光坐鎮:“這樣下來,大凡有什么事,都是烏鴉營和雅樓反復交涉,現在還好,如果出了大事,那是要誤事的。”

      他只是想要說法,在宣光設立一個最高指揮機關,不要形成象現在這樣兩個營官并立的局面,兩個人都是營官,階級相當,誰也指揮不了誰。

      雖然說在宣光的吳鳳典部已經算是納入了細柳營的指揮系統之內,柳宇也有決心給他們徹底換裝,但是這個指揮權的問題不解決,柳宇還是沒底。

      這個局面是劉永福造成的,也必須由他來解決,但是他也知道,如果決定了這個指揮權限的問題,那就代表著又一個省份落入了細柳營的控制,黑旗軍雖然仍然能寄食于宣光,卻變成客軍。

      只是現在黑旗銀行拿住了劉永福的錢袋子,讓他不得不客氣地說道:“這個事情,還得讓鳳典過來,大家好好商議。”

      正說著,那個小伙計已經急沖沖地過來:“將軍出事了!”

      在大掌柜面前他還能故作鎮靜,在劉永福面前他卻是老老實實地把前因后果作了一個簡要交代。

      劉永福可沒想到自己發個軍餉也能惹出這天大的禍事,旁邊柳宇倒是插了一句:“這恐怕是有人借機生事!”

      劉永福何嘗不知道,他這次特意把錢分成三次發放,就是防止有人生事,只不過現在得把這個局面應付過去。

      劉家貨棧是他自家的商號,如果倒臺了,那損失最大的便是劉永福,:“柳營官,我把十一萬兩白銀押在黑旗銀行這里,也有以防萬一的打算,現在是該動用這筆錢了吧。”

      柳宇卻不著急:“我對黑旗銀行沒有管理權啊!”


      第八十章 生變

      柳宇這副慢條斯理的姿態,真讓劉永福著火:“真讓我們家貨棧倒了,誰也受不了這個壓力,黑旗銀行也討不好去。”

      如果象劉家貨棧這樣提供外圍匯兌的投機商號跨臺,當然是黑旗銀行的信譽也跟著跨臺,因此劉永福又是一咬牙:“把我押在你那里的白銀拉一部分出來,宣光方面可以交給葉成林總負責。”

      柳宇等的就是這句話,他笑著說道:“哪需要動用抵押品,這是商號之間的小事,讓黑旗銀行出面,拆借點頭寸給貨棧就行了。”

      劉永福小小地詫異了一下,在他印象中,黑旗銀行無論進出拆借,都是以黑旗票為結算單位的,現在不缺黑旗票,再一細想,他就明白:“借什么?黃金還是白銀。”

      借的當然是法郎,柳宇說道:“現在保勝分行有二十萬元法郎現鈔,全部借給你。”

      但凡短期拆借,都算是高利貸,但是劉永福也顧不得這么多:“好!”

      劉家貨棧。

      正所謂人擠人,擠死人,現在蜂擁而來的人群那是一堆接著一堆,隊伍從劉家貨棧內部一直排到了門口外六七米,要想從劉家貨棧兌換到硬通貨,都是需要一個多小時。

      更不要說現在幾個賬房都是東挑毛病西挑毛病,讓兌換的速度一下子就慢下來了。

      老掌柜那是熱鍋上的螞蟻,又不敢改變門口黑板上的牌價,現在再一改,那是大雪崩的局面了。

      任何一個風吹草動,都會讓他的貨棧倒賬,可是無論如何,貨棧都要硬著頭皮撐下去。

      庫房的銀子差不多都空了,他怎么也理解不了,這些人的耳朵是如此之尖,現在已經拿黃金、法郎去應付擠兌了。

      人卻是越來越多,整個保勝的人幾乎都擠到這來了,只有黑旗軍的官兵沒有這種勇氣,但這已經足夠可怕了。

      現在四個柜臺都擠滿了人,幾個賬房含糊著應付著擠兌,還好現在排隊的,都是些小額用戶,少的只有三四元黑旗票,多的也不過五六十元,如果有一個百來元的大客戶,恐怕他們就掌不下去了。

      老掌柜只能強作老神定定,生怕出什么意外,心底只期盼劉永福能早點調些頭寸過來周轉。

      正當他心中無底的時候,那邊柜臺上的聲音都變了:“這位小姐,你要兌五千元?”

      “沒錯!五千元。”冰梅的容貌那絕對是屬于傾國傾城,更不要說一對驚人的豪乳,再加上那身高,絕對給對方以極大的壓力:“你們兌不出嗎?”

      要倒賬了,老掌柜的眉毛往上挑,趕緊站了起來過去招呼:“這位小姐,請一邊說話!”

      “我現在就要兌錢!”冰梅可是得理不饒人,他拍了拍自己的手提箱:“這五千元可是黑旗銀行發行的票子啊。”

      現在劉家貨棧已經騎虎難上了,他們的硬通貨全部換成了好幾萬黑旗票,因此老掌柜笑著說道:“你這數額大,我得讓人一張一張地查驗過,省得出漏子,這五千張票子得多少功夫啊,不是誤后面的人。”

      他手往左一指道:“您是第一等的大客戶,和其它人是不一樣的,到這個柜臺上,我親自給你清算,省得誤了別人的時間。”

      后面排隊的人一聽說冰梅整整有五千元的黑旗子,不由就先打了退堂鼓,等這姑奶奶兌換成五千元黑旗票,恐怕天都黑了,一聽老掌柜這一開口,都贊道:“老掌柜說得真好!”

      “您是大人物,不必與我們小民一般計較。”

下載地址

pk10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