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言情耽美 > 古代言情 > 自我撿到了反派美人
自我撿到了反派美人

自我撿到了反派美人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209.06 K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9-10-11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一夢西廂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木蘭認為思思是最寬容純良的女子,被無賴調戲后仍選擇原諒。
    木思(微笑):后來我讓他嘗到了何為閹人。
    木蘭認為思思是最有同情心的女子,不忍他人愛情遭人腳踏而親自去找縣長調解。
    木思(微笑):我綁了他女兒,以他女兒性命威脅。
    木蘭認為思思是最有情義的女子,堅守姐妹情而不愿提早出嫁。
    木思(迷之微笑):那是因為...我是個男人。
    直到木蘭看到沙場手握重權那人無比熟悉的面容。
    當朝太子心狠手辣,處事陰戾,卻有著一副堪比女子之嬌柔面貌,只是敢當面這么說的人骨灰基本不剩了。
    聽著旁人的議論,木蘭陷入了久久的沉思。
    百般躲避終被他逼入窘境。
    那無比熟悉的暗香縈繞在鼻尖,他將她圈入懷中,語氣陰柔無比。
    “前不久還喚我思思那般親密,怎么換了身衣服就翻臉不認人了?”
    木蘭:...mmp誰能救我!
    一句話來說,這是個本以為救下了個小白兔看清其真實面目后被吃得死死的故事。
    cp:偽善病嬌男主X 太陽系鋼鐵直女

    食用指南:
    1.前期種田后期戰旅,追妻火葬場系列。
    2.男主表面善良美好內心偏執陰暗,稍重口味
    3.結局HE
    4.架空得很,勿考據鞠躬感激
    5. 女主三觀很直,善惡分明的那種,所以后期嘛...男主就比較慘了。
    6. 一切為劇情服務,勿較真,鞠躬感激。

    內容標簽:強強 種田文 甜文 爽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木蘭 ┃ 配角:求預收《撿來的崽崽是混世魔頭7 ┃ 其它:
      那雙笑眼,明朗的面孔歷歷在目。
      為何不把她接過來?讓她與自己一同在宮里。
      他問自問自答。
      拓跋嗣閉眼,心底已是有了答案。
      身旁突然傳來內侍的聲音。
      “殿下,這是前日河清王送來的雪梨珠。”
      拓跋嗣側眼,看到木盤上靜躺著幾顆玉白圓潤的珠子,撿起一顆后淡聲道:“退下吧。”
      “是。”
      捏著那顆珠子在指尖把玩。
      他的熱病似乎好久都未發作過了。
      有趣。這雪梨珠到底是毒藥,還是解藥?
      北盛位于中原地帶,土地肥沃,氣候適宜。北盛開國皇帝乃拓跋琰,掃除動蕩,立國號為北盛,定都平城。
      先朝內亂,民不聊生,元帝拓跋琰借助鮮卑部落勢力,一舉奪了權位。
      如今漢人北居建立政權劉宋,近年來倒有些不老實起來。開始不時引起戰火。


    第23章
      當朝局勢,北盛欲與劉宋交好著實困難。況劉宋近年又多與柔然勾結,次次挑釁北盛威嚴。
      一場大戰,一觸即發。
      “前不久劉宋南下占了荊州。倒是有幾分破竹之勢。”
      拓跋虞落下白棋,語氣淡淡。
      “有所聽聞。前些日子父皇已是下令開始準備。”
      拓跋嗣抬眼,撿起一顆黑子,似是在琢磨。
      “此戰非同一般。這絕非劉宋一夕之念想。”
      “劉宋不過司馬昭之心,已是人盡皆知。我等所能做的,不過背水一戰,讓他等更深刻領會我北盛的威嚴。”
      拓跋虞淡笑,“此去怕是要幾年之久,待你凱旋時桃樹下的酒應是醇香。”
      拓跋嗣回望他:“待我凱旋,再一同暢飲不遲!”
      “我等著。”拓跋虞回視,噙了幾絲笑意。
      北盛元帝令太子不日趕往北地,訓練軍隊,準備統帥三軍共抗劉宋,離開不過這幾日的事,一場戰旅又要開始了。
      經過半月之久,木蘭終于能將身上的白布徹底揭掉,自她的傷慢慢愈合,師傅也越發見不到身影。
      感覺泡了半個月的藥,身子反而越發輕盈起來。
      伸手觸上后背,依舊能感到那落下的一片疤痕。身上其余的地方并不嚴重,傷口已是看不見了。
      唯獨后背,她記得那是落下的一塊房檐砸的。
      過去種種如夢一般,再回憶恍若隔世。
      木蘭走出洞穴,終于感到了屬于秋日的冷意,裹緊了衣衫。對著洞口跪拜了幾下。
      師傅先前有吩咐,若是傷口愈合可自行離去。
      算來已是有好幾天沒見過師傅了,洞中還殘存了些之前她為杜若蘭預存的干糧。才讓她勉強度過了這幾近半月的生活。
      沿著山路下山,樹上的枝葉已是落盡,光禿禿的樹枝張牙舞爪翹著,河流依舊湍流不止,水聲在耳邊回蕩。
      木蘭正琢磨著如何把房屋再翻修一番,畢竟燒成了那般樣子,著實不堪入目。
      路過張元家時,卻聽到幾聲低低的狗吠,倒是有幾分與小哇相像。
      木蘭想起她怕自己養不活小哇,便讓師傅把小哇放生,莫不是小哇跑到了張元家?
      木蘭頓住了腳步,正準備抬手敲門。

下載地址

pk10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