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言情耽美 > 現代言情 > 陪你到世界終結
陪你到世界終結

陪你到世界終結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123.66 K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7-09-12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夏茗悠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對于麥芒同學的死黨而言,有她的生活完全可以寫成一部血流加淚流成河的詩史,因為她隔三差五就會干出點不可理喻的邪門事,比如寫出整整60頁的課題報告,證明早鍛煉有害身體健康;為了不浪費情侶手機鏈,下決心去找一個男生交往;在看到老哥的緋聞女友時,第一時間沖上去把自家哥哥出賣了:“我哥哥很喜歡你,你喜歡他嗎?”每每在殃及無辜群眾之后,麥芒一定會想不通錯在何處從而理直氣壯,并對受害者強行實施“你要堅強樂觀”的精神挾持。

    但其實,麥芒除了脫線,更像個帶著“萌氣體”的小太陽,她認為喜歡一個人,就應該抱有“原則去死”的決心,不管發生什么事,都要堅定地站在對方身邊;當發現令人難過的真相時,她會心有戚戚焉地比當事人先哭出來。她用最真最單純的內核去愛人、關心人,用天真到毫無邏輯可言的執念,懵懂莽撞地走自己的路,最終打破了這個青春世界的格局,溫暖了身邊所有的人。

    如果只有以上這些,本書就該命名為《大萌神麥芒和她的朋友們》。

    正如世間除了熙攘的白晝,亦有沉寂的夜晚,露出閃耀笑容的每一個人,都在心底深藏了秘密。

    提起表妹麥芒,謝井原的表情總帶有一丁點兒微妙,那神情不屬于喜悅范疇里的任何一種,像一層薄得看不見的霧氣,罩在臉上。六年前的災難,讓原本還是孩子的他一夜長大,從此再沒有什么事能讓他驚慌失措。他成了外人眼中行走的冰箱,但他永遠記得麥芒在明媚夕陽下跑到弄堂口閉著眼睛捂著耳朵大聲數數的模樣,小時候無憂無慮的兩人永遠定格在了他的世界中央。

    ――因為有些畫面不想讓你看見,有些聲音不想讓你聽見,那么這個災難就讓我來替你承擔。

    聽著身邊男孩平靜的呼吸聲,京芷卉心里脹滿了寂寞。旁人看來是形象光輝的校花,其實她早已失去了白紙般單純的時光,變成一個斤斤計較小心眼耍心計的笨蛋。從相遇的第一天起,她和謝井原之前就被現實世界的東西左右著,成績、排名、升學率,抑或是績點、職位、獎學金,想要說服自己所有的一切都不會成為阻礙,但潛意識中卻連自己也不相信。

    ――如果世界里只有關于我們倆的未來與過去,讓故事如童話般一直美好下去,那該有多好……

    沉默著把袖口放下去,有著希臘雕塑般側顏的美少年似乎對手臂上青紫色的傷痕毫不在意。雖然身邊的女友一個接一個地換,但放在他心底的永遠都是那個人。雖然明白也許兩人不可能成為戀人,但就是會無限放大對方細枝末節的好,覺得她改簽名檔、換空間密碼都和自己有關,一廂情愿地在自己寫就的劇本中擔任男主角。所謂羈絆,所謂純友誼,或許沒有人能確定是什么樣的存在;而喜歡、信任和依賴之間,是否能劃出涇渭分明的分割線?

    ――我愿意保護你,珍惜你,或許這已經超越了輕飄飄的愛情。

    睡美人的故事,無論何種版本,最后公主都會被王子吻醒。

    當我們孤鳥一般在天空中穿梭而過時,幸運地察覺了交會一剎那彼此羽翼帶動的氣流。如同道路兩側的梧桐枝葉在空中相接交疊一般,我們分享重要的秘密,雖然不能改變已發生的過去,但從此我們能相依為伴,直到世界終結。

    彌足珍貴的兄妹情深,獨一無二的青澀告白,世界很冷,但他們,是暖的
      男生氣得差點砸壞聽筒。盛怒的結果就是――

      完全無辜的韓一一這天傍晚突然接到一個電話,莫名其妙地被對方劈頭蓋臉大吼一通:“你說!你們學校怎么會有人蠢到不會用顯微鏡找細胞!找到一個都不會不及格啊!那個女生……叫什么盲來著?她是有多瞎啊!到底有多瞎!……”

      “罪魁禍首”麥芒這廂倒是悠哉得多。

      吃晚飯時,井原想起今天是實驗考的查分日,便隨口問麥芒考得怎樣。

      麥芒撐過頭咬著筷子:“我好像總覺得,忘了點什么。現在才想起來,我忘了考生物。那天考完勞技我就直接回家了。”

      “不是吧!”井原大為緊張。

      “可是啊,我剛才去查分,不知為什么居然得了全A。”

      井原默然無語,埋頭吃飯。

      內心OS:我高一時實驗考要求還挺嚴格,沒想到時隔兩年已經水到這種境界,連考都不考竟然給A等?還是說,在麥芒的世界里,Impossible is nothing?

      在麥芒的世界里,的確沒有什么不可能。時隔幾天,數度對麥芒的“脫線幻想”嗤之以鼻的韓一一面對著令人哭笑不得的現實,只能無言地聳聳肩。

      麥芒說“有閃光燈”,那就一定真有閃光燈。

      麥芒說“有變態跟蹤狂”,那就一定真有變態跟蹤狂。

      這天大課間,韓一一和麥芒從操場回教室,正談論著某熱門電視劇中某帥哥演員的發福。

      “怎么能胖成那樣啊?真幻滅!”

      “當初開始追這部劇就是為了看他,多嬌艷啊,做人墻背景時都bling bling閃著光。對比他現在和早期的照片根本就很難讓人相信是同一個人嘛,他是準備向諧星界發展嗎?”

      “該不會是吸毒了吧?”

      “屁。吸毒的后果正好相反吧。話說與其讓他再胖下去,我寧愿他趕快開始吸毒。”

      韓一一笑著扭頭,飛快地瞥了義憤填膺的麥芒一眼:“你也不必那么激動啦,其實我發現他演技在突飛猛進,看起來比以前更有魄――”最后一個“力”沒能續上,因為視野最角落那個小腦袋已經不知去向。

      接著只聽麥芒大喝一聲。

      韓一一立定,轉過身。被喝住的不止韓一一,走廊上的學生基本都停了下來。

      麥芒跑起來像兔子,又快又靈活,在人頭攢動的走廊上左避右閃,迅速揪住一個逆流而動的男生校服的后背處,往后一拽,對方轉了半圈一個趔趄,重心還沒穩住,麥芒緊接著往他小腿上踹了一腳,腳背就勢勾著對方的脛骨帶出一個弧度,右手拍在對方肩胛處,看似沒什么力道,收效卻出人意料,她不是在拍而是借著慣性在推。男生毫無疑問地趴倒在地,剛要撐著地面站起來,麥芒就轉身往他脊背中間坐下去。

      整個過程比起武俠片還有過之而無不及,至少韓一一覺得其流暢度決定了沒有一個導演會中途喊停。更令人咋舌的是麥芒放倒對方的氣勢,整個走廊上的學生無一例外地像被施了定身術,鴉雀無聲,看向事發地點。韓一一是其中唯一一個沒有目瞪口呆的,鑒于她進高中第二天就見識過了麥芒和某男生在拌嘴過程中突然一口咬向對方胳膊的豪放行徑。

      男生們之所以總是敗給麥芒絕非體力不敵,而純屬對她的攻擊尺度估計不足,在經歷了“懵”(――怎、怎么回事?)到“震驚”(――不是吧!居然用咬的!)再到“懷疑”(――你是人類嗎?)的心理變遷之后,有礙于“好男不跟女斗”的原則,也很難再報以相同級別的回擊。

      麥芒的“一擊斃命”若放在古代很有可能成為武功絕學。首先,你不知她何時出招;其次,你不知她出什么招,那“一擊”總是與時俱進、日新月異,以極端的創意挑戰你的想象力;最后,她速戰速決毫不拖沓,戰術類似小李飛刀,反擊之前你已經game over了。

      和圍觀人群相比略顯鎮定的韓一一此時比較關心的是,那可憐的男生到底怎么招惹麥芒了?

      麥芒在眾目睽睽之下氣定神閑地左拍拍右拍拍,從男生校服口袋里掏出一個數碼卡片相機,開啟后翻了翻里面的照片再關機,從電池匣中卸出儲存卡放進自己口袋,把相機塞回男生口袋,從他身上站起來,大聲說道:“不許再偷拍我了。”甚至不屑去質問他是幾班的、叫什么名字,拉著韓一一繼續往教室走去,留下身后一片唏噓。

      于是韓一一出現開篇所述的狀態,恍然大悟之余,無言地聳了聳肩。

      [五]請解釋一下‘暗戀’

      圣華中學的校風遠沒有陽明中學那么開放,課間也不可能經常出現男生偷拍女生反被打趴在地的精彩好戲,如果非要舉出什么喧囂的例證,那么十有八九和一年A班的祁寒有關,諷刺的是,這位同學當初中考的目標志愿其實是陽明。

      拜他所賜,一年A班的課余生活較之其他班級又豐富許多。即使期末復習階段也偶爾會上演集狗血與悲情于一身的戲碼。

      兩個月前,祁寒在隔壁班的女友突然在課間沖進A班對一名女生破口大罵,言下之意是對方不知羞恥死纏著祁寒,被罵女生一氣之下反唇相譏,一口咬定自己才是祁寒的女友。正當兩人鬧得不可開交,同班的另一名女生勾著祁寒的手臂和他有說有笑地進了教室……

      經過混亂的勸架和調停才終于平息的這場戰爭,終于在兩個月后讓圍觀群眾看到了續篇。

      這天中午午休時分,在“三女友混戰”中勝出的衛葳――也就是勾著祁寒手臂最后走進教室的那位――以正牌女友的身份再次挑起戰爭,這次矛頭直指祁寒本人,她手持一張照片挑著眉毛慢吞吞地問:“說清楚,這女的是誰?”音調不高,但氣場可怖。

      教室里溫度急劇下降。

      只聽這一句,大家也明白祁寒又一次貫徹了其惡魔的本性。

      不過這一次說不定會踢到鐵板,因為眾所周知,衛葳在年級里的名氣不僅因為其漂亮更是因為其精明強勢,往往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不惜代價不計后果,以至于連高二年級都流傳著“不要和衛葳作對”的箴言。

      祁寒自己也沒搞清情況,當然有點慌神:“這個……我也不知道。我不認識她!”

      “不認識?不認識會把合照夾在書里隨身攜帶?”

      經過提醒,祁寒才反應過來:“?對了,這不是我的書。”

      怎么聽都像是可笑的狡辯,但仔細確認就會發現,這的確不是祁寒的書。

      由于暑期將至,父母給祁寒請了家教,于是祁寒向謝井原借來了他高二時的數學課本,拿到書后隨手擱在課桌左上角的一摞參考資料上面。午休時衛葳很小女生地跑來坐在前面一張課桌上面對著祁寒閑聊,無意識地拿過一本書在手中翻來卷去,突然發現其中夾了張照片,臉色陡然一變當即發作。

      無辜又困惑的祁寒只好窩囊地拿著照片去閱覽室找謝井原尋求解釋。

      “難道你暗戀我?”

      謝井原停下手中的筆,面無表情地抬起眼瞼:“請解釋一下‘暗戀’。”

      祁寒把照片放在他眼皮底下:“干嗎偷拍我,還把照片夾在書里送給我?”

      謝井原覷起眼睛仔細研究到底是什么畫面會讓祁寒自我感覺如此良好,這一看也吃了不小的一驚,照片上的男生是祁寒沒錯,可和他面對面有說有笑的女生竟然是穿著陽明校服的麥芒,怎么看也是八竿子打不著的組合,井原清楚地記得自己沒有引見過這兩個人。

      “你是什么時候認識麥芒的?”

      謝井原不僅沒有回答問題,反而提出另一個與照片無關的問題。

      祁寒一愣,深感莫名其妙:“麥芒?……麥芒?啊――那個不會數細胞的家伙!她又怎么了?”

      “……”

      謝井原撐著下頜蹙著眉,不明白祁寒語無倫次答非所問在說些什么。祁寒在看到謝井原一臉茫然的神色后也開始一頭霧水。于是兩人深刻地體會到了“代溝所引起的”溝通障礙。

      與此同時,麥芒整個課間在座位上左扭右扭不斷搖晃課桌的行徑終于影響到了前桌韓一一的睡眠。韓一一充滿怨念地半閉著眼睛轉過身:“你今天嗑藥了么?”

      “沒有呀,我明明記得把照片夾在數學書里帶來的,怎么不見了呢?”

      “什么照片?”

      “就是上星期那個變態跟蹤狂偷拍我的照片。”

      “不是吧?連那個你都洗出來?你是有多自戀啊?”這下睡意全跑光了。

      “哎哎,我當然沒有全洗出來啦,只洗了一張,其他的都刪掉了。話說那個跟蹤狂吧,誰知道他技術爛到那種程度,幾乎沒有一張上的我有本人好看……”

      韓一一無奈地把下巴擱在桌上:“挑了一張洗出來打算將來放大作遺像么?”

      “不要烏鴉嘴咒我。其實關鍵不是我,關鍵是背景里有個長著希臘側面的美少年,真是帥到讓人尿失禁啊……”

      韓一一做了個暫停手勢打斷她:“你有沒有好一點的形容?”

      “……總之就是很秒殺啦,本來想帶給你看的,可是不見了。”

      “哪個班的啊?”

      “不是我們學校的,穿著圣華的校服,是上次實驗考的時候照的。”

      圣華中學。希臘側面。美少年。韓一一第一反應是:祁寒?再想想恐怕沒那么巧,考慮到祁寒一貫缺德缺人品缺是非觀的做派,決定還是在麥芒面前不提為妙。

      她擺出索然寡味的神情自然地轉開話題:“你回去再找找吧,雖說我一向對你驚世駭俗的審美不抱期望。說起來下星期你過生日,想要什么禮物啊?”

      “我要美少年。”顏控麥芒同學顯然還沒有從“照片失蹤事件”的泥沼中成功脫身。

      “喂,說正經的啊。我怕我隨便買的你不喜歡。雖說沒什么驚喜,但是送管用的東西總比送閑置的擺設好得多吧。”

      麥芒雙手撐著臉,擺了好一會兒便秘表情以示自己在認真思考:“那就送草稿紙吧。期末考試就可以用了。”

      韓一一然:“……還真是立竿見影的管用。”

      [六]我要美少年

      麥芒喊著“我回來啦”進家門,井原從房間出來開口就問:“麥麥,你認識祁寒?”

      女生怔怔地站在玄關,一臉茫然地眨了眨眼睛:“誰啊?”

      井原把照片遞給她:“這是你的吧?怎么跑我數學書里去了?”邊說邊指著照片里的祁寒,“你不是在跟他說話么?”

      麥芒明白過來,松下一口氣:“害我找了一整天,還以為丟了。我不認識他啊,也沒有跟他說話,我當時是在跟一一說話,拍我的人把一一切在畫框外了。”

      井原再仔細觀察,才發現祁寒和麥芒并不在同一平面上。麥芒離相機鏡頭的垂直距離更近,仰頭笑著說話,如果考慮到畫框外站著比她身高高出一截的韓一一就很好理解了。而處于景深里的祁寒雖然看似在認真聆聽,但也不排除低頭看手中的東西或地面的可能性。總之,由于不易覺察的距離差,兩人形成了像在對話的構圖。

      “他叫祁寒?”麥芒打斷了井原的思路。

      “嗯?嗯。他叫祁寒。我們學校高一的。巧的是我今天正好把數學書借給他,她女朋友看見照片和他吵了一架。”

      拖著書包回房間的麥芒聽到這里停下來:“啊――那我不是干了壞事?”

      “沒事。”井原輕描淡寫地擺擺手,“那種愛好腳踩數條船的家伙,多次勸他常備救生圈了。”

      “真稀奇!”麥芒從冰箱里拿出可樂,開一罐給井原,接著自己又開了一罐,直接坐在地板上喝,“你的人際圈居然能拓展到高一!,祁寒……是叫祁寒吧?他除了美型還有其他特長嗎?聰明嗎?”

      “干嗎?”井原警惕地看過來,“……打聽這些。”

      “了解一下未來的同學啊。”

      “你答應我媽下學期轉學啦?”

下載地址

pk10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