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言情耽美 > 現代言情 > 我的美女老板
我的美女老板

我的美女老板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124.21 K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7-09-12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提刀狼顧(雷宇)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她是熱情似火的美女老總,她是冷若寒霜的醫道圣手,她是刁蠻任性的富家小姐,她是高貴典雅的貴族女子;
    當她們全都遇到一個有趣、有情、神秘、可愛而又令人徹夜難忘的男人之時,又將造就怎樣的都市傳奇;
    身份神秘的東方豪,在得到一塊獨一無二的神奇手表之后,原本灰色的人生,立馬變得豐富多彩,賭石賭玉、竊玉采花,睡臥美人膝,醒掌天下權,我不是傳奇,但我將造就傳奇!
     “那你還問我追還是不追,你看,”陳浩高高舉起左手,“一邊是超級有錢,身材健美的大帥哥。”陳浩伸出右手到膝蓋的位置:“一邊是超級沒錢,身材不怎么健美,長相跟人家比就好像金剛一樣的家伙,如果不是腦積水后期的嚴重病人……”

      看我眼色不對,陳浩很知趣地把后面的話吞了下去,小心翼翼地問我說:“飯錢還是你出,對吧。”

      周四我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說是電視臺的記者,想就昨天救人的事采訪我一下(我和Rachel的聯系方式是在作筆錄的時候留下的)。這件事里面付出最大的是何藝,我只不過是拿何藝的慷慨借花獻佛而已,何況我做得還不光彩,都想到跑路了,我當然沒有臉接受采訪,我告訴他們何藝的聯系方式,讓他們去找何藝。

      周五下午我接到陳浩的電話,他問我想不想去看美女們,陳浩特別強調了一下那個“們”字。

      “想象一下那個波濤洶涌的壯闊場面,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陳浩用充滿童話氣息的語言向我描述著那個天堂般的美好景象。

      實際上那是某個國際知名的服裝品牌做的一個慈善晚會,晚會的門票是八千八百八十八元一個人,這些門票收入將會捐給白血病基金會用于救助病人。晚會上還會有一個很有意思的拍賣活動,到時候會有許多美女穿著這個品牌的晚禮服到場,然后美女們一個個依次出場,到場的客人就可以互相競價,誰出的價錢高,誰就可以有幸與美女共舞一曲,當然,這些錢也都會捐獻給白血病基金會。

      陳浩要我去看的就是這些美女,我們自然不可能付門票進去。陳浩碰巧有一個朋友在這個品牌旗下工作,正好負責這次晚會的安排組織工作,所以我們可以作為侍者進到晚會里去。

      “怎么樣,去吧,就是端端盤子而已,很容易的。而且咱們只用干一會兒,等美女出場的時候我們就不用做了,專心看就行了。”陳浩在電話那頭勸我說。

      “當然去了,那些白血病人多可憐啊,為了偉大的慈善事業,我怎么能不去呢?”

      能來那場晚會的都是上海市精英中的精英,一個個氣宇軒昂,羽扇綸巾,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我還看見了我上個公司的總裁,當然了,他不認識我,盡管我害的他曾經親自跑到移動公司去賠禮道歉。

      我和陳浩只干了一個小時就換班了,隨后我就和他混跡在一堆成功人士中混吃混喝,晚會的食物其實很簡單,只有一些烤的小餅干和一些可樂之類的飲料,有一些葡萄酒也是很一般的牌子,畢竟是慈善晚會,不會搞的有多奢華。

      一直到十一點我們期待已久的美女們才開始出場,每支舞曲的起拍價是四千元,每次加價額度不少于五百,看來美女才是這個世界上最昂貴的奢侈品。

      盛裝打扮下的美女們宛如跌落凡塵的天使,準確的說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紳士們很有風度地報著價格,一般來說有人喊到八千塊就不會有人再和他爭了。我和陳浩則很沒風度地拿著相機在那里一個勁的猛拍。

      第十一位美女出場的時候,我拿著相機的手僵在了空中,晚會上的音樂聲和人聲突然間好像變的很遙遠,時間也似乎停滯下來。何雅臉上帶著圣潔的微笑,宛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站在臺上。

      我突然覺得我應該為白血病人做點什么,我飛快地計算了一下我現在的收支狀況,這個月的工資剛到手,除去給妹妹的生活費還有給家里的一些錢,如果我接下來的幾個月或者說幾年都吃青菜掛面的話,我還是可以負擔起和何雅共舞一曲的費用的。

      我問陳浩:“你現在有八千塊能借給我嗎?”

      一提到錢,陳浩非常的警惕:“有是有,可你想干什么?”

      這時候價格已經有人報到了七千塊,我抓住機會喊了一句八千。按照前面十位美女竟價的慣例,應該不會有人和我爭了,本來就是慈善晚會,不會出現惡意攀比的情況。

      陳浩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你瘋了嗎?八千塊就跳三分鐘……”


      第二十三章

      他話還沒說完,一個聲音響了起來:“八萬。”晚會上一片嘩然,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聲音的發源處,徐渙恩端著酒杯,很紳士地微笑著沖人們點了一下頭。何雅笑意盈盈地走向徐渙恩,兩人漂漂亮亮地旋到了舞場中央。從始至終,何雅都沒有注意過我一眼,即使在我喊價格的那一刻,何雅的目光也沒往我這邊移一下。天鵝已經回到了屬于她的天空,怎么可能看得到地上那只癡癡望著她的癩蛤蟆。

      生活突然變的索然無味,我對后面的美女都失去了興趣,一個人獨自離開了晚會。

      這會兒已經快到夜里十二點,我孤零零地站在公車站臺上,腦子里想起泰戈爾的那首詩,世界上最遠的距離才不是什么我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而是你就站在我面前,我卻沒有錢可以請你跳一支舞曲。物質的距離往往比精神的距離更難以跨越,也更殘忍。

      我想我以后聽到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這句話時再也不會覺得可笑,因為我知道那只癩蛤蟆心里的痛苦。

      背后突然響起何雅的聲音:“你在這干什么?”

      我猛地轉身,何雅穿著晚禮服,宛如一朵盛開的潔白蓮花。不遠處停著她的那輛悍馬。

      “我,咳,咳。”我的喉嚨突然有些發干:“我在等公車。”

      “哦,”何雅走到站牌前看了看:“我不知道你要搭哪一輛,可是好像這上面所有的公車都已經過了最后一班的時間了。”

      “是嗎?那我只有搭出租車回去了。”

      “那好吧,我先回晚會去了,再見。”

      “再見。”

      我背過身,不想看何雅離去。

      空蕩蕩的大街上突然響起歡快的華爾茲舞曲。樂曲聲是從悍馬里傳出來的。

      何雅緩緩地走向我:“我只想告訴你,如果你想請我跳舞的話,約我就可以了。”何雅優雅地抬起右手。

      “可是……,我不會跳舞。”

      “……”

      “……”

      天使不耐煩了,開始露出她猙獰的獠牙:“如果你還不趕快想點事做,而是繼續讓我這么尷尬地站在這里,你就死定了!”

      “那劃拳好不好,我就會這個。”

      “好啊。”

      “人在江湖飄啊,那能不挨刀啊。”

      “三刀砍死你啊。”

      “我五刀砍死你啊。”

      “……”

      如果你碰巧在午夜十二點看見一個穿著晚禮服的漂亮女孩子在華爾茲舞曲聲中與一個長的還有點帥的男人在大街上劃拳的話,不要害怕,這不是靈異現象,走開就好了,也沒有必要打110或是打精神病院的電話。

      第二天上午八點我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我痛苦萬分的從被子里摸出手機,閉著眼睛按下了接聽鍵,有氣無力地問:“哪位?”

      “你個豬,都已經八點了還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你是要死了還是想找死,居然敢這種口氣跟我說話。”

      聽著何雅在電話那頭兇神惡煞地叫喊,我的嘴角慢慢彎了上去,終于忍不住“呵呵”笑了起來。

      “還笑,我是在夸你嗎?”何雅對于我這種死豬不怕開水燙的人也沒了辦法,語氣一轉說:“你很聽話哦,真的不關機了。”

      “昨晚上回來太晚,我忘關了而已。”

      何雅很不屑地“切”了一聲:“嘴那么硬干什么,又不是啄木鳥。”

      “起來看電視吧,你上新聞了。”

      我連衣服都來不及穿,裹著毯子就沖到了客廳,沙發上醒目地躺著兩件女人的內衣。方海這個變態,就這么喜歡在客廳里做。我把那兩件內衣往沙發那邊撥了撥,正要往上面坐,想了想還是站著算了。

      電視里一輛警車呼嘯而過,后面緊跟著何藝的那輛奔馳G500,畫面右上角是我和Rachel在車里的照片,照片上我和Rachel一臉的囂張,活脫脫一副我闖紅燈我怕誰的流氓相,我自己都被自己的表情給嚇了一跳。

      根據播音員的講述,這張照片是被街頭上的某位好事者拍下的,本來是要用來控訴富人的囂張氣焰的。不過等電視臺的記者調查后,這件事又成為富人的正面事跡了。畫面切換到一家汽車工廠,何藝的奔馳正在做著內部換修工作,記者正在采訪一個工程師,那個工程師聲稱清理干凈這輛奔馳以及換上跟以前一模一樣的座位共需要三十八萬人民幣。看來比當初預想的四十萬便宜一些。

      鏡頭切換回來,播音員開始聲情并茂地講述當時我和Rachel是如何慷慨地答應救助那位傷者,又是如何盡心盡力地把病人送到醫院。最后,播音員語重心長地總結說:“因為當事人以及車主都拒絕采訪,我們無法得知他們的真實想法,但是這位富人的行為無疑給當今社會的其他富人作了一個表率,在我們痛感世風日下,為富不仁的今天,這件事讓我們對這個社會重新充滿希望,先富起來的那批人的心靈無疑也正在慢慢地富起來。”

      我忍不住笑了起來,看來那位交警做人很厚道,只字不提當初Rachel要求有人先負責換座位錢的事。

      “你笑什么?”我和何雅的電話還一直都沒掛斷。

      對何雅我就沒必要隱瞞什么了,我把那天的事一五一十的給何雅講了一遍。

      “為什么要騙我姐?”電話那頭的何雅很吃驚:“我姐在你們的心目中難道是那種見死不救,一毛不拔的壞人嗎?”

      “這也不能怪我,你姐對慈善是不太熱心嘛。”我把希望工程的人來拉捐款的事給何雅講了一遍。

下載地址

pk10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