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靈異懸疑 > 靈異鬼怪 > 兇宅筆記
兇宅筆記

兇宅筆記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829.13 K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7-09-20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二花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所謂兇宅,就是里面曾經有人橫死過的房子。傳說這樣死去的人因為陽壽并沒有過完,所以會死得很不甘心。通常會陰魂不散,所以多數的兇宅一般都會有怪事發生。
    江爍和秦一恒是一對神秘的炒房客,他們低價購買遠近聞名的兇宅,經過驅鬼辟邪之后,再轉手把房子賣出去,每一次都能大賺一筆,生意出奇地好!不料,這對黃金搭檔卻被不明來路的人盯上。一場巨大陰謀悄悄在他們身邊醞釀,神秘的炒房合作者六指、“不是人”的合作者袁陣紛至沓來,各種兇險無比的兇宅不斷出現,他們發現自己已經很難搞定,幾次瀕臨死亡線。此時,他們發現,自己被套進一張殺機四伏的網內!
    這其中,究竟隱藏著什么巨大的陰謀?無法XX的兇宅惡鬼和風水局,到底會不會要了他們的命?誰,才是幕后操控這一切的高人?
      說話的功夫車已經開出去好幾十米了,我本來就累的夠嗆,又喊了這么幾句,竟然有些岔氣。我不得不停了下來,眼看著那輛一直開到路的盡頭,到了紅綠燈底下才停了下來。我是徹底搞不懂白開在干嘛了。這條路又不是下坡,他人顯然就坐在駕駛室,怎么車還不是他開的了?

      我走過去,白開這時候已經從車上下來了,車里沒有其他人。我怒道,你把老子當狗溜呢?

      白開一攤手,說你不信你自己去試試,順手把車門給我打開了。之前看車的時候只是進里面瞅了瞅內飾。并沒有上手駕駛,我干脆鉆了進去,一是看看白開到底搞什么鬼,二是順便試試駕駛手感如何,最后談價的時候看看能不能找些毛病壓價。

      車倒是好車,沒有任何問題。白開坐在副駕駛,要我在路口掉頭,又順著這條路開了回去。

      他下了車,比劃著叫我往前開。折騰了這么久,無非剛九點。

      我完全沒緊張,踩了油門就向前走。

      一開始車很正常,我刻意開的很慢,眼睛時不時的瞟后視鏡,想看看到底有沒有東西追車。

      然而車開到路的中段,我忽然發現了一些不對頭。

      一開始是車漸漸的有些失控,這種失控很難形容,似乎并不是車的問題。而是我自己的手有些不聽使喚似的。

      后來這種失控越來越強烈了,我竟然眼看著車緩緩的向前開,我想停下來,卻無論如何也用腳踩不到剎車。

      我終于開始有些擔心了,媽的我不是要半身不遂吧!

      雖然車速很慢,但萬一前頭還停不下來,直接從紅燈沖出去,被別的車撞了我也受不了啊。

      一時間我額頭開始冒了汗,這種無力感讓人很難受。

      然而讓我意想不到的是,就在經過那棵樹沒多久,我忽然身體又受到了支配,趕緊一腳剎車停了下來。下了車,就見白開站在離我不遠的看我。一臉的幸災樂禍。

      我喊道,這車到底怎么回事?有他媽自動駕駛啊!?


      第二十七章 嘴叼拖鞋見一恒

      白開邊走過來邊道,咱們多等等,這車比你預想的好玩!

      說完白開把車停到路邊,也不管會不會被交警貼罰單了,我倆打車就找了個小飯店吃夜宵。晚飯吃的挺晚的,這會兒還不餓。又不能喝酒。我倆只能就著花生米喝可樂。

      這么一坐就差不多要到了11點,人終于開始有些餓了,又吃了幾個小菜,我們再次回去。車還停在原處,可能是這里實在有些偏僻,違章了都沒人來拖走。

      我倆又上了車,把之前我開車的路線重復了一遍。車差不多又要開到路一半的時候,白開把車停下了。“小缺,你牙口好不好?”白開把腳上的鞋脫了遞給我道,你咬著試試。

      我說這他媽不還是遛狗嗎?

      白開卻道,不是,叼鞋是降陽氣的,不然一會兒你恐怕聽不到。我這是為你著想啊小缺,我怕你的鞋太硬了,說著白開真的用嘴叼住了自己的一只鞋。

      我看這樣也沒啥好拒絕的了,但我肯定是不能叼他的鞋。同樣是吃屎,吃自己的總要好過吃別人的吧?我把我的鞋脫下來,咬住了。今天我穿的是皮鞋,比較重。叼著還真有點累。我左右看了看,幸好路上沒人經過,這要是被發現了,明天估計就能上報紙了。

      車繼續向前開。

      一切如常,過了路的中段之后,車又開始漸漸的失控了。我已經有了上次的經驗,這次更沒當回事,權當坐游覽車的。然而車這么緩緩的開車,我的耳朵里卻聽到了一些奇怪的動靜。動靜是從車后頭傳來的,然而后視鏡里卻什么都沒看到。我細心分辨了一下,這聲音像是有很大的雨滴連續拍在后備箱上,不過聲音卻沒有那么強烈。

      白開在旁邊不停的對我使眼色。我悄聲道,這什么動靜?不是后備箱里裝了什么吧?因為叼著鞋的緣故,我講話很吃力,也不知道白開聽不聽得請

      白開把鞋吐了說噓,你聽著聲音多美?我心說都這時候了,你還有功夫開玩笑呢?嘴上想罵他,無奈沒法張嘴,憋的我還挺難受。

      半晌,白開終于說了句正經話:“這后頭都是些沒有車高的小鬼,在拍著車要糖吃呢!你有嗎?你要沒有我只能把你丟下去了。”

      白開話音剛落,我就聽見我左邊的車門也開始響了起來。

      我一扭頭,隔著車窗突然看見了一個人臉,是秦一恒!竟然是秦一恒!只見秦一恒在車窗上貼了一個什么東西,然后一閃就不見了。我在后視鏡里看見他的身影,朝路的另一邊去了。

      我下意識的啊了一聲,心頭百感交集。

      秦一恒的體力比我好很多,跑的飛快。等我想叫他的名字,卻已經找不到他的人影了。鞋因為這么一喊也掉了下來,后頭的聲音瞬間就消失了。白開挺納悶的看了看我,估計剛才他沒看見秦一恒。我努力的抬起手指給他玻璃上的東西,白開也是一愣。

      車又到了路口,我把車停了下來。

      秦一恒肯定是找不到了,我立刻下車看玻璃上的東西。

      在車里是我已經分辨這是個什么玩意了,我只是想確認一下上頭是否有秦一恒留下的字或是什么訊息。

      這是一片楊樹葉,秦一恒似乎在一面抹了膠水一類的東西。我沒敢撕,恐怕把葉子破壞了。白開端詳了一陣,半晌沒說話。我問道,不是我眼花了吧?我真看見秦一恒了!

下載地址

pk10技巧